那时,镇上的理发厅听田震,校长听田震,我们也听田震_生活那点事_论坛_天涯社区

更新日期:2022年08月13日

       文/赵主任 70年代末、80年代初是一个崇尚知识分子的时代。 农村对知识分子的崇拜不亚于今天的鹿晗和吴亦凡。 那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, 但精神世界也是如此。 那时候基本都穿打补丁的裤子和袜子, 基本一周零用钱10块钱,

还剩8块钱。 镇里的理发店听田震, 校长听田震, 我们也听田震。 学校唯一的娱乐设施是双卡录音机, 由上海校长带来。 (校长是上海知青, 下乡任教。)全班听得最多的是田震的磁带、磁带封面和歌词书。 校长虽然是个小老头, 但时尚新锐。 经常跟我们炫耀:田震的神奇之处在于他能顶得住任何一首歌的气质! (校长兼任我们的班主任、音乐老师和体育老师, 当时一个老师三个老师。)音乐课上, 校长总是弹田震、邓丽君, 还有一些歌曲 谁的名字我记不得了。 看着我们练习口琴, 边听歌边摇头。 时不时还哼几句, 现在觉得很土,

不过当时很流行。
        可以说, 从校长时代起, 流行的东西就被引入了村子。 当时, 只有村里的校长有通讯工具(PHS), 只能存储200条信息。 村里的所有信息都是通过校长的小灵通传输的。
        话费很贵, 基本靠发短信。
        校长是一个非常慷慨的人。 村民赶时间时, 会打电话或发信息给外地的亲戚。 校长从不要钱。 村民为难, 纷纷送鸡蛋和大米给校长, 但校长固执地拒绝。 校长家并不富裕:儿媳是个疯女人(精神分裂症),

大儿子入狱多年, 二儿子也在我们班读书。 又饿又饱。 唯一能将我们与农村和校长区分开来的, 就是校长的白衬衫和军用胶鞋, 还有挂在腰间的小灵通。 有一次, 校长带着儿媳去镇上看病(儿媳病了), 最后骑着自行车走了几十里到镇上。 却回头了。 原来小木匠的山东老太太病危, 她给校长的小灵通打了电话。 校长急着举报她, 把儿媳一个人留在镇医院的收发室里。 当他回来时, 他的儿媳不见了。 那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。 小木匠焦急地叫道:这太对了! 不说了, 赶紧坐火车回山东吧! 一起来寻找吧, 你并不孤单。 校长焦急的说道。 那天一大早, 我终于在客运站的台阶上找到了校长的儿媳。
        班主任要退学了。 父亲得了骨癌, 看病的钱在火车上被小偷偷走, 全家陷入了极端困境。 校长舍不得当班长, 大家舍不得, 大家都没有钱。 看得出来, 那段日子校长好像已经魂飞魄散了。 每天打电话给上海寻找补救措施。 无果。 校长带我和校委会参观班长家。 我们知道校长想保留班长, 让他继续学业。 但看着班长家破败不堪的样子, 校长走到门口, 已经不能再挪动双腿了。 校长是个大个子, 蹲在门口的土壳上, 毫无征兆地擦了擦眼泪。 第一次, 我看到他哭了。 那天晚上, 他抽了3支烟。 像一个孤独无助的孩子, 渴望一个坚实的拥抱。 一个人蜷缩在漆黑的夜里, 丝毫没有退缩的迹象。 第二天, 他立即在班上成立爱心小组, 定期帮班长家人打扫院子, 班长和父亲看病时照顾家人。 校长有一次去外地看班长。 回来后告诉我们:我坐在一辆绿色的皮火车上, 很闷, 吃不下东西, 厕所里挤满了人。 教学结束。 校长没有跟我们打招呼, 就匆匆赶回上海(儿媳也病了), 把他的小灵通奉献给了学校, 留给了下一任校长。 几天后, 新校长把小灵通递给我们, 老校长来了一个信息:我很着急, 我告诉了关怀小组, 并坚持定期去你们班长家, 虽然他不学习了, 记住! 你们永远是同学。 我昨天刚买了苹果11256G。 但是我还是很怀念校长的小灵通, 虽然它只能存储200条信息。 今天, 我的手机可以接收1000条消息, 但是没有一个给我发过值得记住的消息.... 小学同学聚会。 新校长(也是老校长)喝多了:我还有老校长的小灵通。 200条信息, 我舍不得删一条。 有几个, 孙子看到了, 说:你当年听天真的!

Copyright © 2009-2022 中京集团有限公司 zhongjingjitua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carlyandtim.com)